我高考落榜,不想復讀,就跟同村的人一起外出打工了。那是一家電子廠,可能是讀了高中,分配工種時,比一般流水線上的工人又輕鬆點,我負責巡檢質量。

工作原因,我認識了一個生產組長許東,抓到他線上不合格產品,他總是各種誇我,嘴特別甜,一些不怎麼太重要的小問題,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過去了,口頭上警告他返工,沒有開不合格報告單。

就這樣,一來二去,我和許東熟悉起來,去食堂吃飯,他總是幫我排隊,打飯。其實他長的還蠻好看,個子也高,有點像小鮮肉劉昊然,但也一直說服自己不要去喜歡他,聽他說,他老家在貴州一個山區里,特別窮,交通特別不方便,去個鎮上,都很困難。


       

我以後才不要生活在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儘管一直說服自己不要去喜歡他,可是一旦愛情來了,想擋也擋不住。

我和許東還是戀愛了,他說他也不想回老家,以後可以到我家這邊定居,反正他還有個哥哥給他家留後,他爸媽應該會同意的。

眼看著快年底了,我們開始商量先去誰家過年的事,他說他都退步答應以後去我家定居,也就是倒插門,所以我必須得先跟他回家,我沒有理由不答應,一早就打電話給父母打預防針了,說有可能過年要加班,今年就不回家過年了。


       

要不是那天我無意中聽到許東跟他姐姐通電話,我有可能就被拐到山裡被賣了也有可能。

那天,許東休班,說他在家(租的房子)做了飯,讓我下了班就回去吃飯,不用吃食堂了,後來廠里突然停電維修,我們就提前下班了。


       

走到門口,聽到許東好像在打電話,跟誰在爭吵,我沒有敲門,租住的房子隔音太不好了,我不用刻意,就聽到許東帶著普通話夾雜著家鄉話在那說,媽心臟一直不好能有什麼辦法?還不得趕緊想辦法弄錢治,這點工資能剩多少,大不了過年回去再帶回一姑娘,到時候讓她家人拿錢去贖人好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裡慌亂的不行,隱忍著哭聲轉身跑回了宿舍。


       

他口口聲聲說愛我,居然是為了騙我回去,然後讓我家人拿錢?怪不得在一起,他甜言蜜語說盡,也不肯送我什麼禮物,平時摳門的很,我也沒有太計較,覺得自己太敗家,找個會過日子的男人也不是什麼壞事,現在不捨得給我花錢,以後也不會捨得給別的女人花,原來真相居然是這樣,他家裡負擔重……重到要這麼無恥,打著愛情的幌子去騙錢,真的太可怕了。


       

還好一切還來得及,我找個理由跟許東說不去吃飯了,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辭職換了手機號,原來一直聽說外面的人不可靠,我覺得人心會換來人心……事實上卻不是這樣的,我再也不要跟外地人談戀愛了,還是知根知底比較好,不然,被人賣賣了都不知道,現在想想都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