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歲的吳鑫與26歲的華莉結婚一年,好不容易盼來莉莉有了身孕,真是喜從天降。然而,吳鑫的身體最近總是無端地沒有力氣,白天昏昏欲睡,晚上卻常常失眠,小便很少有時竟然一天只一次,伴隨著頭疼眼花,他的全身都開始有點浮腫。到醫院檢查化驗,結果不啻於晴天霹靂,吳鑫得的是急性腎衰竭,必需腎臟移植。

可是,高昂的治療費用且不說,腎源就實在是來之不易。正在華莉深陷萬般無奈之際,為他們家做了也是整整一年的保姆修阿姨自告奮勇:「讓我到醫院試試配型!」真正讓莉莉意料之外的是,修阿姨為捐腎所做的一系列配型檢查結果竟然都顯現是非常地合適。


       

中年保姆要為僱主捐獻自己的器官,消息一經傳出立即驚動媒體。由於要陪護入院待治的丈夫,華莉只能在病房裡的病榻前接受採訪。

畢業於同一所大學同一專業——化學分析系的吳鑫和華莉,在校期間雖然吳鑫比華莉高一屆,但在校園裡已經有所往來並且見面都要點頭打招呼的。畢業後,他們倆又不約而同地先後進入同一家藥業公司,又同樣被安排到品質部工作,而後通過不懈打拚,吳鑫升職為部門經理,華莉被聘為經理助理。近距離地朝夕相處密切合作,兩人漸漸產生情感的火花,上下左右內外熟識的人也都說,他倆是合適的一對。

到了實實在在討論婚嫁條件的當口,華莉開出的籌碼卻是:「有房有車無老人,你能做到嗎?」

吳鑫經過一個星期的慎重考慮,最終作出回覆:「我的雙親都已不在了,不過我在遠郊的農村老家還有父母留下的房子,聽說最近那裡的房子面臨拆遷,因此我打算用一半面積的老房子置換八十㎡左右的新居做我們的新房,另外一半面積的老房子變現用來購車及新房裝修。」

華莉待見此狀喜不自禁,於是吩咐吳鑫抓緊將設想變成現實。吳鑫置房、裝修、購車馬不停蹄一氣呵成。直到正式成婚之時,吳鑫提一建議:「我農村老家有個叫修阿姨的獨身一人,從小他對我知根知底照顧不少,現在我想請她來我們家做保姆。」


       

華莉說:「請家鄉熟人來伺候也不算壞主意,只是費用你事先說定了嗎?可別到時候獅子大開口讓人趁機殺熟啊!」

「說好了、說好了!」吳鑫連忙湊近乎並趁熱打鐵:「吃住我們管,另外每月只要給一千元。」

「價錢倒是不貴,但不能住進我們新房來!」華莉這就是有條件地批准了。

「這個我也考慮了,我們的車子可以露天停放,修阿姨就住在車庫裡好了。」吳鑫慶幸自己的方案獲得認可,渾身也略感自在。

吳鑫的習性修阿姨早就知曉,進了家門不久華莉的口味修阿姨也很快掌握。早餐熱乎晚餐營養,洗洗涮涮疊衣鋪床,日復一日修阿姨把小兩口調理得妥妥貼貼全無後顧之憂。到了結付薪酬時,修阿姨就說:「我沒有文化,那錢就請莉莉先替我存著吧。」直至華莉喜有身孕,小兩口包括修阿姨高興之餘不免在餐桌上有所議論。

「我也不捨得修阿姨離開,畢竟我們相處得已經像自家人了。」華莉似有所思:「不過,待孩子出生後,幼教啟蒙非同小可,到時候可能要不得不更換一個文化素質高一點的家政了,我之所以這麼說,修阿姨你一定會理解我的苦衷吧?」

吳鑫雖然聽了這話表情很不自然,但欲言又止一時又不知如何表態。修阿姨倒是滿臉樂呵:「請個知書達禮的家政,應該的應該的!但是,可以把我存下的工錢都貼補進去,並且只要你們還拿我當自家人,我今後的工錢也不要了,我願意繼續在這裡當我的義務保姆。再說了,有文化的家政也不至於要來搶我的車庫住宿吧?你們說說,還有什麼問題呢?」


       

修阿姨這麼一說,華莉也無意當場爭論,吳鑫的臉色也就放鬆許多。緊接著就是查出了吳鑫的身染沉痾,那個有關另請或再請家政的話題自然而然暫且放過一邊。

現在面對媒體的關注,華莉情感的閘門完全洞開,她的肺腑之言傾瀉而出:「修阿姨的義舉真比掏心窩子還讓我感動,此次腎臟移植如果成功,修阿姨就是我家吳鑫的再生母親;此次腎臟移植無論成功與否,我都要認修阿姨是我的乾娘。」

記者和旁觀者此時都已唏噓不已,可令誰也沒有想到的卻是病床上虛弱的吳鑫掙紮著拉扯了一下動情中的愛妻,然後費力地開口說話:「莉莉啊,請原諒我一直對你隱瞞實情!所謂的修阿姨其實就是我的生身母親!」

病房裡好長一段時間的靜默,只聽見人們呼吸的聲音中似乎還伴隨著心跳的節奏....原來當年吳鑫為了娶得美嬌妻,母親隱藏自己的身分,令人不勝唏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