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家明 35歲 業務經理

去年,我岳母得癌症過世了。我老婆淑娟說老爸孤身一人,不會做飯,不會照顧自己,放心不下,想把他接到我這裡來。

接來我倒沒意見。父母養了我們小,我們有義務養他們老。只是岳父那人一向不靠譜,從年輕時就遊手好閒還花花腸子。淑娟都說,要不是跟她爸生這麼多氣,她媽不會得癌症。

岳父還是來了。

開始還挺好,一向不動家務的他還知道幫我們收拾收拾衛生,養養花。


       

今年高考,我妹落榜了。要上補習班。我這裡是城裡,教學水平高些。我們就讓我妹來城裡住在我家。

我家房子挺大的,完全可以住下。

淑娟對我妹也挺好的。我也想,再怎麼樣,也就一年。

沒想到還真出事了。

那天我跟淑娟正在睡覺,突然我妹尖叫著跑出來,身上裹著浴袍,她說有人看她洗澡。我和淑娟都說不可能,一定是……

我們看到了岳父穿著睡衣從浴室那走過來,說,洗澡洗那麼長時間,我想上廁所。

我們都當是一場誤會。安撫了我妹,各自回房睡覺了。

這樣的事又發生過幾回。我覺得不對勁了,我跟淑娟說,淑娟一下子就翻臉了,說我糟踐她老爸,他再怎麼樣,也不會對一個晚輩小姑娘有非分之想。淑娟說,你想趕我爸走就明說,犯不著找這麼髒的藉口。

無奈,我想找房子讓我妹出去住。但她一個女孩子又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為防萬一,我在家裡安了攝像頭。

那天我跟淑娟去逛街,淑娟試衣服,我看手機上的實時監控,突然看到岳父趴在我妹房間門上往裡瞅,我的血往腦子上涌,我跟淑娟說快回家。

我回家,我妹正拿著一隻棒球棒不敢放手,岳父親臉上已經有了幾道抓痕。在證據面前,淑娟無話可說。


       

我妹回了家裡。我爸媽過來痛罵了一頓。他們說女兒的前途要是耽誤了,他們饒不了我岳父。

那晚淑娟提出離婚,我抱住她哭了。我說讓他走吧,去養老院還是另娶,隨他。他生病了,我拿錢。但我不想再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