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興黃老闆是黃興實業集團的老闆,十幾年的拼搏,積存了不少錢。他開的這間公司規模雖不大,但由於經營有道,名聲在外,賺的錢亦足以令人妒嫉。為了打理公司,黃老闆身不由己地變成了個大忙人,除了上班的同事,恐怕亦難以見到其人。

這天,天剛濛濛亮,家中的電話卻急促地響了起來,黃老闆本想睡個安樂覺,沒想到,這個讓人討厭又必不可少的東西卻不安份地擾人清夢。黃老闆極不情願地起床接聽電話。「喂」,黃老闆不耐煩地說了一句。「興兒啊,我們家裡的雞不知什麼時候被人給偷了,我昨天晚上明明趕回雞籠的,今天早上起來卻連雞籠都不見了。沒其他人知道鑰匙放在哪,肯定是翻進來的……」還沒等老人說完話,黃老闆便打斷他的話說:「哦,我知了,爹啊,不見就不見啦,我再給錢給你買過算了,我得睡覺,就這樣啦。」黃老闆放下電話,回到床上躺下。也許是太累的緣故,不出十分鐘就進入了夢鄉。


「鈴鈴……」沒過半個鐘頭,電話卻又響了起來。剛進入夢鄉的黃老闆有點發火卻也得起來聽電話。還是同樣的聲音:「興兒啊,家裡種的石榴樹結滿了果,我一個人吃不了幾個。過幾天就是七月十四了,你有空的話,要不帶你兒子小強回來吧,我也可以跟他去拜拜神,求個平安也好。」這次黃老闆幾乎是半睡狀態下聽完的,不過出於孝道,他還是得應付一下,於是他回了一句:「哦,看看咯」。其實他根本就沒這個打算,因為他實在太忙了。

掛了電話,看看時間尚早,他選擇了再睡一會。但是偏偏在他就要有點睡意時,電話又響了。這次他再也不想聽了,也許再響一會就不響了呢。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電話卻一直響個不停,他很惱火地起來接電話。依然是熟悉卻又陌生的聲音:「兒啊,這幾天我總覺得有點什麼事情要發生似的,我這幾天不知為什麼總是感到腰酸背痛。」這次,黃老闆說:「唉呀,你這老毛病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啦,我不是給錢給你買藥了嗎,覺得不舒服就去醫院看看。」「哦,那我去看。」老人說。


掛了電話,再次醒來的黃老闆已經沒了睡意。看看時間,也是時候去上班了。於是洗臉刷牙,用過早餐,跟妻子說了一聲就走了。至於今早的電話也無暇顧及了。到了公司的黃老闆拿出今天的報紙,隨便地翻了一下。無意間,一條不起眼的標題引起了他的注意:七旬老漢難耐孤獨,自斷一臂為求兒女歸來。一看,著實讓他嚇了一跳。於是他小心地往下看了一遍:一老漢年過七旬,單身住在XX農村,育有一兒一女。兒子事業有成,女兒遠嫁他方。老人難耐孤獨,多次叫兒女回來相聚未果,於是自斷一臂……」看到這裡他頓時鬆了一口氣,但心裡並不輕鬆,因為他正在做著類似的事。

也許黃老闆有所感悟,他破天荒地向員工宣布:明天是農曆七月十四,中國傳統節日,我決定今明兩天放假,你們回去看一下家裡的老人吧!做好一切工作,安排好一切,他匆匆地趕回家裡。與妻子商量了一下,揀了幾件衣服,帶上兒子,開著小車,直奔鄉下而去。但他沒有打電話給老爹,因為他要給他一個驚喜。

「一直以來,爹又當娘又當爹地拉拔我長大,供我讀大學,教我為人;到現在我怎麼能讓他一個人感到孤獨呢?即使他不願出來大城市,我也應該經常回去看他老人家啊!唉,原來今早的電話是想我回去看看啊,我怎麼就不懂呢!這一次我不止要給他一個驚喜,我還得告訴他,八月十五我還要回去。」黃老闆這樣想著。雖是一個成熟的大男人,也不免有落淚的時候啊!


小車在路上飛馳,車裡的黃老闆對著兒子說:「做人啊,不能忘本,錢再多也難以買回那逝去的東西啊!不珍惜眼前的事,總有後悔的時候啊!即使損失一千萬,我也要回去,因為這畢竟是不能忽略的事。」「對,這是不能忽略的事。」兒子應了一句,黃老闆興然一笑,他知道:他做的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