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其實就像我出家了,也依然走不出媽媽的“心”,出不了媽媽的“心”,就像我三哥去世幾年了,媽媽還常念叨他,乃至死亡也出不了媽媽的“心”。這次依媽媽的因緣,讓我更深地去體會了佛法。

佛為什麼告訴我們“佛音所在之處,即為有佛”? 佛為什麼這麼執著?講那麼多的方法,八萬四千法門,現在佛法已傳至各個國家、各種膚色,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個地球有佛教,為什麼會這樣?儒家有言“婦人之仁遍及天下,便是聖人之仁”,媽媽的愛,就是佛的愛!什麼是佛? 什麼是佛教?就是“不忍眾生苦”

《地藏經》里,地藏菩薩因為母親的緣故,一再發重誓願! 幸而有佛教、有彼岸,可解脫我們的這個苦海,否則父母愛孩子,能給予孩子什麼?子女孝順父母,能給予父母什麼?如果沒有解脫輪回的苦海,愛河也是千尺浪!

通過這次,我就想:幸虧我早早學佛了,有20多年的修行經曆,我的“心”可以平靜,可以知道什麼是佛,可以供養三寶,積累功德資糧,可以回向媽媽。雖然現在她不能吃飯、喝水了,但有功德,媽媽還是能感受的到。

這次的法會,我不僅僅想到我的媽媽,我為媽媽流淚的同時,也在想:生生世世,我有多少媽媽?六道輪回的一切眾生都做過我的媽媽,我為哪一個媽媽流淚呢?

盡管還是在流淚,但真心、真正感受到地藏菩薩為什麼會再發重願: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媽媽在苦、在輪回,我就不享樂;媽媽在輪回,我就不成佛!

回頭看地藏菩薩的這個願,再次想到: 地藏菩薩為什麼會這樣發願? 媽媽有我們這些孩子,這麼真切地愛我們,這就是她心的天堂,有孩子可以愛,對有緣眾生的那種慈悲,這就是她的天堂。

我媽媽一生當中,經曆了抗日戰爭、國內戰爭,新中國成立後的種種運動,1960年代隨家父攜全家下放,1980年代末又回到上海,擔驚受怕,含辛茹苦,哺育我們六個兒子。

她是奉獻的一生,她的生命沒有空過,她真正地愛過,她用她的身口意辛勤勞作,撫養子女,用她至誠的孝心,孝敬她的父母。

我媽媽對她父母的孝順是這樣的場景:家里燒好飯菜,先端到小房間里給我爺爺奶奶吃;爺爺奶奶吃好了,我們吃;我們吃好後,已所剩無幾,媽媽才吃。在物質條件極其匱乏的那個年代,媽媽養我們六個兒子,何其艱辛!她的整個生命就是“付出的一生”!

我以前常常回向父母長壽。剛出家時,六年不受供養,也就是為了身口意出家了,修一點功德,回向父母。以前爸爸身體不好了,我就會知道,馬上為爸爸修功德,最大的功德就是供養僧團,到哪都供養僧寶,依著佛陀的教法,自己戒定慧,依教奉行,然後做功德回向。

現在忙得連媽媽身體不好都不知道了,本來跟媽媽約好,我心里就隻想著過年媽媽會來廟里。所以,非常慚愧,這次媽媽也沒生病,走得非常快。

作為子女,尤其想告訴大家這個心念,父母若健在,真的要多去擁抱一下父母,捶捶背、洗洗腳,燒點好吃的;兄弟姐妹要多團圓,不要有紛爭,孩子都是媽媽的心頭肉,若起紛爭就等於割肉一樣,大家要和合,常跟父母團圓,看到孩子們和樂團圓,父母是最幸福的!

再加上平時我們學佛,戒定慧莊嚴,用我們的身體給父母積功累德,否則大限一來,生死兩隔,這時隻有功德才不相舍離,可以送給、供養父母。所以學佛要趁早,盡早讓自己身心沉澱下來,利己利人。

通過父母的愛就可以了解,佛菩薩對我們的那種慈悲、那種愛。我媽媽不識字,沒想到她用一個比喻將她的愛永遠地留給了我們!

雖說是一口氣不來,可心里還是希望看見子孫團圓。她把她的心意傳遞給我們: 你們吃火鍋的那個滾燙的水,就是我對你們的愛啊! 通過媽媽的這個愛,才有點了解佛是怎麼愛我們的!

白岩鬆到台灣慈濟,當時他講過一句話:“佛教,遠看是佛,近看是愛!”

為什麼佛教追著我們,在人間幾千年不滅?

法王如意寶也曾言:若一眾生未得度,諸佛終宵淚不干。對媽媽來說,哪個孩子在生病,都會心痛得比自己生病還要痛。這一次媽媽給我的示現,就是讓我更深切地體悟佛法,體悟佛的大慈大悲!

剛才貼的:“南無大慈大悲阿彌陀佛”,以前我寫東西還蠻快的,但昨天下午幾個小時也不知道怎麼寫這個挽聯……

當時接了電話,我立馬趕回了上海,整整一夜,在媽媽的床邊陪著媽媽,我入定修聖觀。後來發現,僅依一個法師的形象,你本事大也未必能度眾生。媽媽要看到的: 你是她的兒子!

近24小時我都沒有流眼淚,我沒有傷心,甚至我心里一直都保持著極樂世界的愉悅,我用這種愉悅去擁抱我的媽媽,用這種無苦之樂去擁抱我的媽媽,用我修行的這些去面對這個事,把極樂世界的樂,依無死無離無別的這種智慧去擁抱我的媽媽。可作為媽媽來說,她要看到的是她的兒子。

這也是讓我思考的。反過來說,不要說十方一切諸佛,就是釋迦牟尼佛證得的功德,圓滿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他也在擁抱我們呢,一切諸佛菩薩早就圓滿了,都在擁抱我們,但我們眾生知道與佛相應嗎?不知道!

當我了解這個的時候,我的角色開始轉變了,不僅僅是一個法師、一個修行者,我也是我媽媽的兒子,我要告訴她: 我愛她,我舍不得她走!

當媽媽的“心”跟兒子的“心”“合一”了,就可去體驗佛法是什麼了。佛教里說“悲”和“智”要雙運,“悲”是不忍眾生苦,跟眾生同業同生、做一樣的事情,生在一處,與他為友、為父母、為親人。

佛菩薩度化我們也是這樣子。

這次因為媽媽的離去,如果我這個“心”能有一點願心的話,不忍媽媽受苦,不忍媽媽別離的這種心情,就把這個變成更大的“願”! 把生生世世的父母,把六道一切眾生都當成我的父母去盡孝! 用最殊勝的佛法利益眾生、利益我的如母有情!

阿彌陀佛!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