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個壞女人,這幾乎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事實。壞到什麼程度呢?她十六歲就早孕,然後被學校開除。因為有幾分姿色,她後來嫁給了一個司機。司機也老實,她便欺負他,後來她和別人私通。

遇到他的時候,她已徐娘半老。不,這還不算完。她命硬,已經剋死了兩任丈夫,並且都給他們戴過綠帽子。而他則是一個未婚男人,因為家庭窮苦而耽擱了,等到兄弟姐妹都成了親,他已經35歲了。

她 長他5歲,媒人來說媒時,提起她的過去,說:「只要你不介意,我可以給你說說。」他說我不介意。他有什麼?一個修自行車的店舖而已,人又生得難 看。她的風流是出了名的,而他的木訥也是出了名的。誰也不會相信他會娶她,誰也不會相信她會嫁給他,但那年的臘月,鞭炮響了,他們結婚了。

她帶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一個丈夫生了一個,一兒一女。他笑呵呵地說:「 看我多幸福,還沒怎麼著就一兒一女了。」

他並不介意別人的眼光。她仍舊是懶、饞、愛打麻將、跑到四鄰八舍說是非,和男人眉來眼去。這毛病不是一天兩天了,但老了,沒有人要她了,可她還是去招惹男人。

有人去告訴他,他木訥著臉說她:「你要是沒事就在家裡唄。」

他沒有惱,她先惱了:「你說我?在家中我還不悶死?去串個門怎麼了?」

他沒有再說下去,還是去剝瓜子,這是他最愛做的事:給她剝瓜子。

她最愛的零食是瓜子,一邊吃著瓜子一邊罵:「以後,你少管我,窩囊廢!」

她愛罵人,他 嘿嘿地笑著聽,並不還言。連兒女都聽不下去了,嫌她罵得寒磣。她說:「老娘混到這一步,還不是因為你們兩個兔崽子,如果不是你們,我不會嫁給個修車伕!」

但他還是那樣疼她,即使進了門涼鍋冷灶,他也不嫌,家裡有個女人總是好的。他做飯,揀她愛吃的做。做熟了,一遍遍到鄰居家去喊她吃飯。

她總嫌他煩:「催死呢?還差兩圈!」

兩圈打完了,菜涼了,他端下去熱,一邊熱一邊說:「別老去打牌了,打一小會兒就得了唄,時間長了對身體不好,你看你的胃,又疼了吧?」

她胃疼的時候,他灌個熱水袋放在她肚子上,左手拉著她的右手,有個女人真好,這身子是溫熱的,雖然不知道疼他,可到底是有女人了。

她也有對他好的時候,罵他賤骨頭,八輩子沒見過女人。他就嘻嘻笑著:「我就是沒見過女人,還沒見過這麼俊的女人。」

這 時候,女人就笑了,她去照鏡子,果然照著一張桃花臉,但卻是老桃花臉了。她已經40歲了,真的老了,年輕的時候打情罵俏,沒幹什麼正經事,到如今 找了個知冷知熱的人,值了。前兩個男人,為了她的輕浮,打她罵她,她沒有改過來,結果第一個喝多撞死了,第二個去游泳掉到河裡淹死了。因為長期打打鬧鬧, 他們死時,她只覺得少了個給她掙錢的,甚至沒有哭沒有鬧。人們都說她心硬,說最毒不過婦人心,她磕著瓜子說,「哼,誰讓我長得美。」

如今美人遲暮了,但她依舊是美。坐在巷子口和人打牌聊天。

大雨天,他推著自己的車篷跑回家,有人說:「你男人回來了,快去燒壺熱水給他暖暖身子。」

她卻磕著瓜子說:「打完了這圈再說。」


連一雙兒女都覺得她有些可恨了,可男人說:「讓你媽玩吧,她心裡可鬱悶啊。」

她聽了,側過臉去,眼睛有些微微濕潤,知道這男人是真心疼她了。

不久,男人覺得心口疼,一直疼到上氣不接下氣。


去醫院查,心臟壞了,要做搭橋手術。

她聽了,潑婦似地坐在地上罵:「挨千刀的啊,你怎麼得這個病,這不是要我死嗎?我的命怎麼這麼苦這麼硬啊?」到現在,她想的還是她自己。

錢是不夠的。她趁男人不在家,把自行車鋪賣了,三萬多塊,還是不夠。她去找親戚借,因為名聲壞了,沒人借給她,怕她說謊話。她一狠心,重拾起年輕時學的本事:唱大鼓。

她怕人知道,於是買了火車票遠走,一個城市又一個城市地唱,如果你在街頭看到一個唱大鼓的女人,那就是她了。她不年輕了,45歲了,濃妝豔抹,穿著廉價旗袍,一句一句地唱著《黛玉思春》、《寶黛初會》,很艷情的大鼓,一塊一塊地掙。

長 到45歲,這是她第一次為一個男人掙錢,不,這不是掙錢,這是掙命呢!一年之後,她唱夠了做手術的錢。等她回來時,所有人都發現她黑了瘦了,很多 人都以為她跟別的男人跑了。這樣的女人,看著自己的男人不行了就跟別人跑唄,很正常。很多人都這樣看她,只有他不這樣看她,他說:「她會回來的。」

她真的回來了,帶著好多錢,跑到他跟前說:「做手術的錢咱有了,不是我和男人睡來的,是我給你掙來的。」這次哭的是他。

他哽嚥著,撫摸著她 有了白髮的頭,說:「瘋丫頭,怎麼學會疼人了?」一直,他把她當孩子,一個愛玩愛鬧的孩子,甚至她的輕薄他也沒有嫌,他相信,自己會感動她的,會讓她愛上的。

手術做得不成功,半年之後,他去了。

臨走之前,他拉著她的手說:「下輩子,我還娶你,即使你看不上我,但誰讓我喜歡你呢?所以,我前面等著你去了。」


她撲到他身上大哭,「死鬼啊死鬼,你真忍心啊!」聲音如杜鵑啼血,在場的所有人為之動容時,她突然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這是報應呀!」她仰天大笑後,把眼淚抹去。

都以為她還會再嫁,都以為她還會再說再笑再招搖著打牌去,但所有的人全想錯了。從此,她布衣布食,吃齋唸佛,不再東家串西家串,把從前的自行車鋪又開了張,自己做生意,供兩個孩子上學。

她的心裡,從此就只有這個男人,他 給了她一段情,一段人世間最美好的愛情。如果人有這樣一段情,是可以讓人活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