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道一文字        

和道一文字,屬於大業物21工,直刃,白色劍鞘。索隆的第一愛刀,白色劍鞘,是青梅竹馬古伊娜的遺物,如果不是古伊娜的死去,也許成就不了索隆成為劍豪的決心吧。「我會帶着她那份一起變強!」和道一文字一直伴隨着卓洛的成長,也是索隆決心的象徵。


       

雪走        

雪走,屬於良業物50工,亂刃,黑色刀鞘。索隆第二把愛刀,黑色刀鞘。為羅格鎮的武器店的鎮店之寶,武器店老闆受索隆與第三代鬼徹比試運氣之舉所震懾,將此鎮店之寶免費贈與索隆。後來在逃離司法島時於猶豫橋上被海軍將領所毀,剩餘的部份仍由索隆保留。(百科說是保留我記得是葬了)


       

三代鬼徹        

三代鬼徹,屬於良業物50工,亂刃,紅色刀鞘(顏色真的很邪呢)。索隆第三把愛刀。曾擁有鬼徹系列的劍士均死於非命因此又有妖刀的稱號。在羅格鎮的武器店中,索隆於得悉此為妖刀後,仍以自身的運氣與之比試並勝出,武器店老闆一本松遂將此刀免費贈與索隆。


       

黑刀秋水        

秋水,屬於大業物21工,亂刃,索隆第四把愛刀。在雪走被毀後得到的刀,黑色刀鞘,刀身有波浪形刀紋,刀柄有格形花紋。從布魯克的影子戰士龍馬手中得到的21工大業物。


       

時雨        

屬於大業物21工,達斯琪的刀,被羅能力斬斷(據廣大海米說還能粘起來)


       

花洲        

屬於業物80工,同為達斯琪的刀


       

大黑刀--「夜」        

大黑刀「夜」,屬於最上大業物12工,刀刃是亂刃,重花丁字。號稱世界最強的刀,曾經在偉大航路一夜之間毀掉克羅克50艘船艦,海上餐廳最後以劍士的禮儀用這把黑劍破了索隆的三刀流奧義·三千世界.。


       

十字掛飾小刀(據說是未來最上大業物12工之一啊)        

十字掛飾小刀(暫名),等級不詳,海上餐廳與索隆決戰,憑藉這把不能再小的刀侮辱了索隆.只是輕輕一頂,便擋住了三刀流·鬼斬,還讓他動彈不得...


       

西洋刀        

剛剛忘了加紅髮的,還好海米發現及時!!

紅髮的佩刀在海賊王中沒有具體做說明,有人說只是一把普通的佩刀,你們覺得呢?


       

鬼哭(鬼泣)        

是一把主體為黑色,大小和刀型類似野太刀的妖刀。刀鞘外表從上到下都刻有「十」字型小圖案,綁着紅色的束繩,護手上有毛茸茸的護物。


       

櫻十、木枯        

兩把應該都是「最上大業物12工之一」現在在羅傑的基友金獅子史基的腳上(劇場版10:強者世界)


       

雨之希留的劍        

疑似「二代鬼徹」也有說是「灰山血刃」,劍刃上疑似龍紋...


       

長刀「血吸」        

漢尼拔的正式作戰的武器名為「血吸」的剃刀。


       

疑似初代鬼徹        

五老星中唯一沒有穿西裝、蓄鬍子者,而且手上拿着的刀似初代鬼徹。


       

薙刀        

白鬍子薙刀武器招式

薙刀·迅:迅速揮動手上的薙刀(含有果實能力和霸氣)斬擊前方對手。

薙刀·牙:不停地揮動薙刀(含有果實能力和霸氣)攻擊周圍敵人,有時候用來防守。

薙刀·戰神:比薙刀·裂威力高於數倍的衍生技,攻擊時將氣壓罩逐漸變大,白鬍子用這招破壞了堅厚的本部高牆。


       

象劍        

一把經由科技吃了惡魔果實而可變身的長劍,半獸型會使刀的前半段變成大象的前半段身軀,利用強大能力、重量、牙齒和刀形的鼻子,進行突進攻擊,由於能力者是刀,即使變成獸型重量也不會改變,體力較差的人也能輕易使用。已失蹤


       

杜蘭德爾        

聖劍杜蘭德爾是中世紀歐洲大陸上的三大聖劍之一,史實敘事詩《羅蘭之歌》中主人公聖騎士羅蘭的佩劍。


       

sponsored ads

導盲劍        

藤虎手裡拿着的杖刀,可作為武器..平時用來導盲


       

妖刀七星劍        

出自劇場版:被詛咒的聖劍,妖刀七星劍在每百年一度的紅色滿月之夜,將會增加力量而甦醒。


       

喪魂之劍        

布魯克初次豋場時即帶在身上的兩刃劍,外表為一支拐杖。因為沒有刀背,因此當沒有要拔劍時劍身就會收到拐杖狀的劍鞘里。由於布魯克的技術很好,因此這把劍也能拿來拉小提琴。

sponsored ads


       

匕首(無名)        

雖然艾斯成為自然系「燒燒果實」能力者,能將身體變成火焰並用以攻擊,但他仍然習慣隨身在左腰別上一把匕首。


       

十刃貓爪        

克洛船長總是使用手腕去推扶眼鏡.因為常年佩帶貓爪(長刃)手套,讓他養成了這個詭異的習慣.也說明他時刻沒有忘記要戰鬥.而贊高說:"一看到這個手勢,我就不禁毛骨悚然。"


       

(via互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