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12年4月14日那個恐怖的夜晚,鐵達尼號上共有705人得救,1502人罹難。38歲的查爾斯·萊特勒是鐵達尼號二副,他是最后一個從冰冷的海水中被拖上救生船、職位最高的生還者。他寫下17頁回憶錄,詳述了沉船災難的細節。


他在回憶錄中寫道:面對沉船災難,船長命令先讓婦女和兒童上救生艇,許多乘客顯得十分平靜,一些人則拒絕與親人分離。在第一艘救生艇下水后,我對甲板上一 名姓斯特勞的女人說:你能隨我一起到那只救生艇上去嗎?沒想到她搖了搖頭:不,我想還是待在船上好。 她的丈夫問:你為什麼不願意上救生艇呢?這名女人竟笑著回答:不,我還是陪著你。此後,我再也沒有見到過這對夫婦……我高喊∶女人和孩子們過來!卻沒有幾名婦女願與親人分離,我根本找不到幾個願意撇下親人而獨自踏上救生艇的女人或孩子!萊特勒回憶道 : 只要我還活著,那一夜我永遠無法忘記!

當船尾開始沉入水下,我聽到在那最後一刻,在生死離別的最後一刻,人們彼此呼喊的是:我愛你!我愛你!它,在向我們每一個人詮釋著愛的偉大!最最重要的是:我要讓你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你!


亞斯特四世(當時世界第一首富)把懷著五個月身孕的妻子瑪德琳送上4號救生艇后,站在甲板上,帶著他的狗,點燃一根雪茄煙,對劃向遠處的小艇最后呼喊:我愛你們!一副默多克曾命令亞斯特上船,被亞斯特憤怒的拒絕:我喜歡最初的說法(保護弱者)!然后,把唯一的位置讓給三等艙的一個愛爾蘭婦女。幾天后,在北大西洋黎明的晨光中,打撈船員發現了他,頭顱被煙囪打碎.....他的資產可以建造十幾艘鐵達尼號,然而亞斯特拒絕了 可以逃命的所有正當理由。

為保衛自己人格而戰,這是偉大男人的唯一選擇。著名銀行大亨古根海姆,穿上最華麗晚禮服:我要死得體面,像一個紳士。他給太太留下的紙條寫著:這條船不會有任何一個女性因我搶占了救生艇的位置,而剩在甲板上。我不會死得像一個畜生,我會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死難者還有億萬富翁阿斯德、資深報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師羅布爾等, 他們都把救生艇的位置讓出來,給那些身無分文的農家婦女。斯特勞斯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國梅西百貨公司創始人。他無論用什麼辦法,他的太太羅莎莉始終拒絕上八號救生艇,她說:多少年來,你去哪我去哪,我會陪你去你要去的任何地方。八號艇救生員對67歲的斯特勞斯先生提議:我保證不會有人反對像您這樣的老先生 上小艇。斯特勞斯堅定地回答:我絕不會在別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然後挽著63歲羅莎莉的手臂,一對老夫婦蹣姍地走到甲板的藤椅上坐下,等待著最后的時刻。 紐約市布朗區矗立著為斯特勞斯夫婦修建的紀念碑,上面刻著這樣的文字:再多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沒的愛。六千多人出席了當年在曼哈頓卡耐基音樂廳舉行的紀念 斯特勞斯晚會。


一名叫那瓦特列的法國商人把兩個孩子送上了救生艇,委托幾名婦女代為照顧,自己卻拒絕上船。兩個兒子得救后,世界各地的報紙紛紛登載兩個孩子的照片,直到他們的母親從照片上認出了他們,孩子卻永遠失去了父親。

新婚燕爾的麗德帕絲同丈夫去美國渡蜜月,她死死抱住丈夫不願獨自逃生,丈夫在萬 般無奈中一拳將她打昏,麗德帕絲醒來時,她已在一條海上救生艇上了。此後,她終生未再嫁,以此懷念亡夫。


在瑞士洛桑的幸存者聚會上,史密斯夫人深情懷念一名無名母親:當時我的兩個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由於超載我坐不上去了,一位已坐上救生艇的女士起身離座, 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對我喊了一聲: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這位偉大的女性沒有留下名字。後來為她豎了一個無名母親紀念碑。
泰坦尼克號上的50多名高級職員,除指揮救生的二副萊特勒幸存,全部戰死在自己的崗位上。凌晨二點一號電報員約翰·菲利普接到船長棄船命令,各自逃生,但他仍坐在發報機房,保持著不停拍發“SOS”的姿式,直至最后一刻。

也有不多的例外: 細野正文是日本鐵道院副參事,男扮女裝,爬上了滿載婦女和兒童的10號救生船逃生。回到日本被立即解職,他受到所有日本報紙輿論指名道姓的公開指責,他在懺悔與恥辱里過了10年後死去……

在1912年鐵達尼號紀念集會上,白星輪船公司對媒體表示: 沒有所謂的海上規則要求男人們做出那麼大的犧牲,他們那么做只能說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關照,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永不沉沒》的作者丹尼.阿蘭巴特勒感 嘆:這是因為他們生下來就被教育:責任比其他更重要!

在生命面前,一切都是平等的,如果因為放開了愛人的手,選擇一個人守著一堆散發著銅臭的遺產茍且的活著,人生還有何意義!不管是面對生死還是生命中的任何磨難,相愛的手永遠都不會放開!
本篇文章摘取自網路
喜歡這文章就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