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有一個哥哥。哥哥結婚三年了,嫂子家條件挺好的,她爸爸很有錢,結婚的房子和家具什麼的,都是嫂子娘家買的。可能是因為這個,盡管哥哥長得很帥,工作也不錯,但在嫂子面前一直很溫順。

我大學畢業後在哥哥所在的城市工作,因為是新公司,條件不太好,也不能安排住宿。公司離哥哥家挺近,他們家房子挺大的三室兩廳,我就和哥嫂商量能不能在他們家住一陣,並且說等我找到了合適的房子就搬走。

嫂子當時雖然沒說什麼,但臉色很不好看。

我就住下了。新公司創業很辛苦,每天累得像狗一樣。但不管多累,我每天早上都要早起兩個小時做早飯,盡量換著花樣把早餐做得豐盛一些。下班回家也是手腳不停,收拾衛生,做晚飯,洗三個人的衣服。

有次我剛放上油鍋準備炒菜,嫂子在客廳吆喝讓我洗蘋果給她吃。我說稍等一會兒油熱了,炒完菜就去洗蘋果。嫂子就不干了,怒衝衝地跑過來對我吼:“洗個蘋果有那麼難嗎?光知道在這兒白吃白住啊?”

嫂子愛干淨,衣服一天一換,床單被罩三天一換。換完了就扔衛生間,交待我,她的衣服不能用洗衣機,全部手洗。

哥哥有應酬,每天都回來得很晚。每天隻要我一到家,嫂子就像皇後一樣,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或手機,然後把我指揮得團團轉。

有一天我下班回來,看到嫂子的爸爸來了。我打了招呼,泡好茶洗了水果,就去廚房做飯了。嫂子和她爸在客廳聊天。過了一會兒我聽到客廳大門響了一聲,我以為是她爸爸走了。當時正忙著也沒顧上出去看。

沒想到一會兒正炒菜,忽然有人從背後把我抱住了,臭哄哄的嘴湊過來就要親我。

我嚇壞了,回頭一看,竟是嫂子的爸爸。他厚顏無恥地說:“看你忙成這樣,我都心疼了。來,叔叔疼疼你……”說著,手就往我的衣服里伸。

我又驚又怒,操起手邊的菜刀就衝他砍去。

刀砍到了他的胳膊,鮮血直流,他嗷地一嗓子就蹲在地上。

我飛快地逃離了那個家。

那晚,我在同事家借住了一晚。哥哥打電話問我怎麼不回家,我沒敢把實話告訴哥哥,隻說在外面找了房子。

我把那份屈辱深埋心底,直到後來哥哥和她離了婚,我也沒和哥哥講這件事。

——————————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