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剖宮產產下一健康男嬰,但凌晨一覺醒來發現睡在身邊的寶寶不見了,這讓剛做母親的江蘇淮安市洪澤縣的王麗(化名)感覺天要塌下來了!

而就在一個小時後,在王麗生產的醫院裡,120救護車送來一名蹊蹺的產婦趙娟(化名),該產婦自稱在家分娩一男嬰,但醫生檢查發現她沒有分娩跡象,就在醫生 產生疑惑之時,接到王麗報案的民警找到了趙娟,最終趙娟向警方承認,她分娩的男嬰其實就是一個小時前假扮護士從醫院偷走的男嬰。


凌晨驚魂,剛出生的兒子不見了

8月23日凌晨,在江蘇淮安洪澤縣某醫院破腹產手術後產下一男嬰的王麗正在病房休息,凌晨3時許,當她醒來時卻發生了驚魂的一幕:睡在她旁邊的寶寶不見了!

「我們家的寶寶特別乖,當時我就聽到寶寶哼了一聲,我也沒太在意,然後我突然一看我身邊的寶寶不見了。」昨日,受害人王麗面對記者,回憶起當天的情景,他告訴記者,發現寶寶不見後,她跳下床問自己的媽媽是不是把寶寶抱去喝水了,然而,媽媽說沒有。

緊接著,她看了看床下,也沒有。「我哭著跟老公說,寶寶被抱走 了。當時我特別特別得慌。」王麗一家連忙報了警,當時時間是8月23日凌晨3時35分。

接到報警的洪澤縣警方深感案情重大,迅速抽調40餘名警力成立專案組趕赴現場開展案件偵破工作。警方達到現場後,立刻對現場周邊的監控進行了調閱。很快一名女性就被警方列為了重點嫌疑人。

「她穿著一件藍顏色普通的衣服從樓梯上來,到了5樓之後,走進了一個洗漱間。大概過了5分,當這個女的再次出現的時候,髮型沒有變,只是外面的衣服換成了一件護士服!就憑這一點,她就很可疑了。」

洪澤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陳學凱告訴記者,在監控中發現這名形跡可疑的女子後,警方便調取了多個監控視頻,尋找這個女子在整個醫院及其周邊的活動軌跡。
 


(嫌疑人假扮護士從醫院偷走剛出生的男嬰)


監控也顯示出這名女子離開時的樣子,「離開案發病房的時候,這個女子多了一個白顏色的袋子,並且走路的樣子顯得比較沉。」陳學凱說,警方在案發現場的調查 中,也獲悉現場的確少了一個到超市購物的白顏色的袋子,這個袋子比較結實。自此,這名換裝成護士的女子嫌疑進一步增強。

一小時後,同一家醫院來了位蹊蹺產婦

警方繼續通過監控追蹤這位嫌疑女子,只見她騎電動車向北京橋附近行駛,之後便再無蹤影。正當民警全力追查該女子行蹤之際。凌晨4時10分,北京橋附近有一120急救車從女子消失方向呼嘯駛來的畫面引起了民警的高度關注,這其中是否會有什麼關聯呢?

警方很快從急救中心瞭解到,當日凌晨4點10分左右,110接到報警稱,在北京橋下面老的味精廠宿舍有個婦女在家生下了小孩要送往醫院。

110將這個警情轉交給了救急中心,救急中心趕到現場後,將這位婦女送到了醫院。而這家醫院就是剛剛丟失了男嬰的醫院。

「得知這個情況的時候,我們就覺得非常可疑。」陳學凱說,因為在正常人家生小孩都會提前住到醫院去。哪怕就不是提前住到醫院去,提前也會有家人陪護到醫院去檢查了。「她在家生產這點就比較可疑。」

更加可疑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警方再次回到了案發醫院,醫院的接診醫生也同樣對這個在家生產的婦女充滿疑問。原來,醫生經過檢查發現該產婦腹部比較平坦。

「產婦生產後子宮一般還會有懷孕5個多月時的大小,然而這個女的是正常的平腹,是摸不到這個大小的子宮。」醫生告訴警方,經過幾個醫生的反覆檢查,最終醫院進一步的確診發現這名女子的子宮是非分娩的子宮(未生產)。


偷男嬰的原因,竟然如此荒唐

調查到此,警方決定和這名女子在醫院裡先進行正面接觸。「當時我們並沒有直接將嫌疑人抓獲,而是把她叫到一邊,進行詢問。」據陳學凱介紹,在對自己的說法不能自圓之後,很快這位嫌疑人就承認孩子是她偷的

為了做到萬無一失,警方通過DNA技術,將小孩的DNA血樣和王麗夫妻進行了對比,比對之後結果就是該男嬰就是之前被偷的小孩。最終這個案件成功的告破。

而嫌疑人趙娟偷孩子的理由及其荒唐,據趙娟交代,在今年年初,她的確是懷孕了,但是不久就因意外不慎流產。由於趙娟自小父母雙亡,在與現在的丈夫結婚後特別是懷孕以後,得到了丈夫及其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極度渴求這種親情溫暖的趙娟一直不願告知丈夫及其家人自己已經流產的事實。為此趙娟做了精心的偽裝,並最終一直隱瞞到了臨近預產期時。

為了給丈夫及家人一個交代,她最終產生了假扮護士從醫院偷走一名嬰兒帶回家養的荒唐計畫,並在23日凌晨,趁著丈夫醉酒熟睡之際,換上事先在網上買好的護士服,實施了這起犯罪。


就算自己流產再怎麼樣也不能去偷人家的寶寶吧....,好好走出傷痛其實還有下一次生產的機會啊!不然只是多造成另一個家庭的悲劇而已!還好警方破案了!

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這豈誇張的事件!並譴責這名犯人的作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