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攝自網路、右為試管嬰兒失敗案例,無關當事人)


一位德國婦女在將試管嬰兒男性胚胎植入子宮後,居然生出的是一個女兒。這是真真正正發生在一對德國著名教授夫婦身上的怪事,究竟是什麼神秘力量,讓她腹中的胎兒從男變成了女呢?

 



       


不明就裡的丈夫立刻運用自己掌握的科學知識進行了調查,最後他吃驚地發現,罪魁禍首竟然是他太太在北極度假時,大量食用的那些北極鮭魚、鯨肉和海豹肉……



植入的是男性胚胎,生下的卻是女嬰


在德國一家醫院裡,隨著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響起,一個健康、漂亮又可愛的小女嬰出生了,但是她的媽媽海德曼和爸爸霍夫曼在看到小女嬰的那一刻卻驚呆了:這怎麼可能?懷的明明是個男孩啊!


霍夫曼是德國斯圖加特大學環境工程系的教授,妻子海德曼則是該系的助教。霍夫曼是先天性色盲患者,自己分不清楚顏色,深受色盲之苦,為了不將自己帶 有缺陷的基因遺傳給後代,霍夫曼夫婦決定用試管嬰兒的方法生育一個百分百健康的寶寶。因為色盲是X染色體攜帶的遺傳疾病,而男孩遺傳的是父親的Y染色體, 所以如果培育一個男性胚胎植入妻子海德曼的體內,就可以確定生下一個完全健康的孩子。斯圖加特市婦產醫院的試管嬰兒室接受了海德曼的申請,並做了試管嬰兒 手術,接下來就是等待男嬰的出生。



       


但在看到孩子的這一刻,霍夫曼夫婦的幸福期望被打破了,生下來的竟然是女嬰!他們認為這肯定是醫院不負責任地搞錯了,當初植入海德曼體內的根本就是 女性胚胎。一氣之下,霍夫曼夫婦將這家醫院起訴到法院,要求追究醫院的法律責任。但是在法庭上,醫院堅持說給海德曼做的手術沒有任何問題,他們植入海德曼 子宮內的胚胎,百分百是男性! 


原來,當時為了確保移植成功,醫院讓霍夫曼夫婦一個已被確認為攜帶男性染色體的受精卵在試管中分裂、發育,然後將這枚早期胚卵劈裂開,進而從一個受 精卵得到了4枚早期同卵胚胎,海德曼當時只要求植入1枚,醫院遂將另外3枚用冷凍技術保存了起來,以防海德曼一旦不能順利生下這個孩子,需要再次植入時 用。法醫對醫院保存的另外3枚胚胎做了鑑定,事實證明,與海德曼生下的女嬰同卵的這3枚胚胎,的確是男性!而且進一步的鑑定結果更令人吃驚,海德曼生下的 女嬰,攜帶的竟是男性染色體。這就意味著,他們的孩子一出生就性角色不明,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將遭遇一系列不可想像的問題。 



霍夫曼夫婦簡直要崩潰了,事情怎麼會這樣?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生殖學上認為,如果胚胎獲得了父親的Y染色體,Y染色體上的Sry基因激活後,就會觸發一系列複雜的激素反應,胚胎最終將發育為男嬰。醫院檢查了剩 餘的3枚胚胎,發現它們Y染色體上的Sry基因均為正常,這就意味著,植入海德曼體內的那枚胚胎,最初攜帶的是完全正常的Sry基因,但為什麼這樣一枚完 全正常的男性胚胎,最終卻發育成為一個女嬰了呢?


這個女嬰的Y染色體雖然也攜帶Sry基因,但是她的Sry基因竟然呈關閉狀態。基因一般是在受到干擾後才呈關閉狀態,因此很可能在這枚胚胎發育的最 關鍵時期,其染色體受到了某種化學物質的干擾。醫院立刻替海德曼和小女嬰做了血檢,發現她們母女倆血液中均含有超過安全指標的鄰苯二甲酸酯和多氯聯苯。



       


海德曼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作為一名環境專業的助教,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何遠離不良環境,遠離這些化學物質,在最安全的狀態下保護自己。醫生問海 德曼:“除了學校、超市和郊區的別墅,還去過別的地方嗎?尤其是妊娠早期,胎兒性別的改變,一般是發生在妊娠的第一周至第四周。”“不會的,難道是那次北 極之旅嗎?”海德曼喃喃說道。


原來,就在海德曼接受受孕手術之後的第7天,這對夫婦就乘飛機到格陵蘭島度假去了。格陵蘭島三分之二的面積處在北極圈內,最北端距北極點不到800 公里,是一個冰雪覆蓋的純淨世界。霍夫曼夫婦在這里呆了將近3個月,他們住在北極圈內的一個度假村,這裡每天都有當地漁民送來的北極鮭魚、鯨肉和海豹肉, 這些都是海德曼百吃不厭的美味。


難道海德曼是在北極期間遭受的化學物質污染?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人跡罕至的北極都被污染,那地球上還有什麼地方是乾淨的呢?


後來霍夫曼再次來到格陵蘭島,在當地醫院的配合下對當地孕婦展開了調查。令人吃驚的是,被檢查的每一位孕婦血液中都含有嚴重超標的人造化學製劑,這 里新生兒男女性別比例為1:2。霍夫曼擴大調查範圍,更吃驚地發現,越是靠近北極,男女性別失衡的比例就越大。在格陵蘭島的最北端,距北極最近的一個因紐 特人村莊,5年來出生的竟然全是女孩!


霍夫曼和當地醫院對一些已被確認為懷孕的婦女鑑定胚胎性別,然後每一周重新鑑定一次,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第一次鑑定為男性的胚胎,有50%在三週之後性別開始模糊!第四周之後竟變為女性。霍夫曼判斷,是孕婦血液中與人體激素相似的人造化學製劑,在孕婦妊娠的頭三個星期誘發胎兒的性別改變。這些化學製劑由孕婦的血流通過胎盤帶給胎兒,關閉了Y染色體上的Sry基因,促使胚胎出現女性表徵。




       


真相:純淨之地被嚴重污染是罪魁禍首


這一結果太令人震驚了,發生在空氣和環境污染近乎零的北極,更是匪夷所思。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霍夫曼比較了他所調查區域孕婦在飲食習性上的差異,結果發現,越是靠近北極的地方,人們的飲食越是單一,那些全部生女嬰的因紐特人,百分之百以北極地區的動物和魚類為食。而越是食物呈多樣化的地區,男女嬰比例失衡的問題就越輕。難道是北極地區的動物和魚類有問題嗎?


霍夫曼又對北極熊、北極鮭魚、鯨和海豹做了檢測,結果是令人吃驚和憤怒的:在這些無辜的生物體內,竟然堆積著人類化學活動所產生的滴滴涕 (DDT)、多氯聯苯、阻燃劑和其它內分泌干擾物。也就是說,人類對環境的污染和破壞,最終讓北極的生物買了單,它們體內這些有毒化學物質的含量,比正常 指標均高出很多倍。可以說地球上所有有毒的化學製劑,最終都由風和洋流帶到了極地,並在這裡匯聚,它們被北冰洋的浮游生物所吸收。魚吃了這些浮游生物,北 極熊、海豹和鯨又吃了魚,人造化學製劑的含量就這樣在北極生物的食物鏈中積聚下來。而生活在北極的人們,又食用了這些魚和動物,這就是最近10年來地球的 最北端男女比例嚴重失衡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俄羅斯出生的很多嬰兒是早產兒,而且新生兒死亡率奇高。